首页 >> 言之有理 >> 正文
顺应规律读好书
 
  陈耀群 2009-11-26

  写着《谈谈读书》,逐渐意识到这个题目之大,谈清楚之艰难。目前的中国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文化必将经历一个转型时期,各种思潮都很活跃,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地位也受着挑战。这种状况的出现,并不奇怪。因为,社会的结构就是如此,经济是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对经济基础和社会存在具有反作用。过去已经形成的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不能完全地履行它的职责。例如,我们宣传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显然行不通;我们宣传前些年的共产主义的“一心为公”、“毫不利己”也脱离实际了。这话在现在经济基础的条件下,应当怎么说呢?当然,对于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要求,但有时候这个界限难以划清。所以,我们用什么标准来审视社会,也包括如何审视我们已读过和想要读的书呢?这一点给不少读书人带来迷茫。
  有些同志,尤其是青年同志,对读书,尤其是读与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有关内容书的时候,出现一点急躁情绪。他们就简单地结论:这个理论或那部书的观点过时了;也有的认为还是更古更老的学说和观点有用。持这样的观点的人有的是读了一些这方面或那方面的书的,说话是有理、有据的。也有一些人根本没有或读了很少一点这方面或那方面的书,就轻口薄舌地作出否定或肯定的结论。不论对于何种学说,与其它事物的发展规律是一样的,是一个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就是《共产党宣言》也还有前面的“七篇序言”。其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序言中说有的情况过时了。而《宣言》的基本思想是不会过时的。这是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并没有走出“资产阶级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规律的控制范围。
  某一时代的理论,可能是形形色色的,但其中必然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其余处于从属地位,而且也不会轻易地“反客为主”。一个时代占主导地位的理论,也吸收或排斥其它的理论。这一时期的主导理论是否正确,也是要经过历史检验。因此,反映某种理论的书是否是好书,也要经过历史的检验的。历史上许多书经历过检验,而且将继续经历检验。反映孔子思想的书经历了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到现代的“文化大革命”的检验,现在又有人再讲儒家学说了。这说明此中有其还称得上光辉的东西。讲其中有用的东西,而不是全盘接收,人类对上时代的学说,历来是采取“扬弃”的态度,吸收其精华,剔除其糟粕。
  中国历史上的许多名家,受过七灾八难,象屈原,因自己的主张受到打击与排挤,被去职并流放,最后投江自杀。司马迁受命写史,他从公平原则出发,替李陵辩护而获罪下狱,惨遭宫刑。唐代大诗人李白,在安史之乱发生后,因与永王有纠葛,而获罪流放,后获赦。唐代大散文家、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因向皇上谏迎佛骨,语调直激而触怒皇上,几乎被判死刑,“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八千里”。此类例子不胜枚举,而他们的著作仍流传至今,他们的人格受到后来人的尊崇。还有些作者的著作受到当时的统治者或后来的统治者的禁印、禁阅,但还是禁不住。而且有这种现象,越禁越传播得快而广。这种现象不仅是中国,在国际共产主义史上也是如此。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1848年问世至今,历经151年。据资料介绍,现在世界上有80个以上的译本,尽管资产阶级对付《宣言》有着层出不穷的手段,闭口不提者有之,查禁、中伤者有之,付之一炬者有之,甚至在法西斯制度下,把持有《宣言》者投监、杀头,然而《宣言》却成了世界上政治文献中翻译得最多,流传最广的著作。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我们谈读书,爱读书,真读书就是为了懂得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成为正义事业滚滚潮流中的一滴水。(江苏船协)

 
 
其他栏目

Processed time:1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