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之有理 >> 正文
文化娱乐之间
 
  王琳 2009-10-23

   5月27日,《广州日报》上刊登了一则题为《端午六一一起过》的消息,大意是过趣味端午,品“天下第一粽”,大手牵小手,和孩子一起玩石头彩绘,成人用奶瓶喝牛奶、玩石头龙舟。现在,端午过去了,六一也过去了。一个是中华传统节日,一个是国际儿童节,两者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然而,细细咀嚼,不难发现,如今在保留传统的同时,更多了份娱乐精神。
  端午节不再只是缅怀的由头,儿童节也不仅是儿童的快乐。节日应有娱乐功能,这应当是节日最本真的回归。
  我们习惯将节日做成富有教育意义的包装,比如端午,无论是纪念忧国忧民的大诗人屈原,还是纪念伍子胥,抑或是纪念东汉救父的曹娥,都包含着民族的大义在里面,所以一提到端午,我们便想到屈原,或者伍子胥,或者曹娥,它已经成为一种精神文化的象征,我们的思想里除了凭吊还是凭吊,缅怀追思成了这个节日不可替代的内涵,我们在一代一代传承文化精神的同时,也在浸染着一种悲悯的情怀。这是节日文化功能的价值所在。
  然而,节日的价值意义远非如此,除了文化功能之外,还应有时代的娱乐性。缺少了娱乐性,结果就是让人敬而远之,敬而远之势必会造成人们对节日传统文化的漠视。这一点,我们应当抱着诚恳的态度向国外学习,比如情人节,相对于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七夕”而言,就趣味多了,巧克力、玫瑰花、约会,爱情的浪漫在节日的光环下更加美丽。而“七夕”无论媒体怎么炒作,都是不温不火。我们无意对迷恋过情人节的靓男靓女数典忘祖的责备,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传统节日被赋予了太多的责任,忽视了人们在节日本能的需求——娱乐。
  因为有这样的需求,所以,过儿童节已不再是儿童的专利了,越来越多的大人也参与到庆祝六一的快乐中来。我们将儿童节作为一场“精神游戏”,释放压力,同时唤起童年美好的记忆。踢毽子、跳皮筋、打格子等等,以儿童节的名义,找回曾经的纯真岁月,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惊奇地发现,原来快乐如此简单。在越来越快的社会节奏中,在越来越大的各种压力下,我们更多需要的是轻松的娱乐。
  当然,娱乐的前提不是将传统文化摒弃,而是将文化融进娱乐中,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兼容并包,这样的文化传统传承才能走得更远,民族文化的内核才能在时代的浪潮中得到最充分有力的彰显。

 

 

 
 
其他栏目

Processed time: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