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标灯 新闻中心 蓝色航线 党的建设 法制教育 校报在线 网络电视 法律援助 海之召唤 舰船知识 心情港湾 学子风采
 
  首页
心情港湾
岁月和青春
 

其他栏目

岁月和青春
文海拾贝
心理驿站
说很久以前 写很久以后
 
  2015-05-26

 很久以前,我以为,只要我对别人好,能忍让,就会换来同样的回报。

说很久以前 写很久以后  很久以后,我终于相信,有些东西,任凭自己怎么努力,依旧抓不住,所以我学着不再期待。

  很久以前,我的脑子里装满了安徒生笔下的王子公主灰姑娘骑士,偷偷的想着谁会是我的谁谁谁。

  很久以后,我依旧相信着安徒生写的那些童话故事美好的结局,却再也不期待我的谁谁谁会在几时出现。

  于是,我知道,有些期待,在淡淡的时光隧道,被抹杀殆尽。完全,再也不见。

  很久以前,听《十年》,想着陈奕迅怎么那么倒霉,不是失恋就是被抛弃。

  很久以后,听《十年》,看到的不再是陈奕迅的心情,而是自己的心情。

  于是,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经历过后才能体会到那种辛酸。

  很久以前,久到我还不认识某某某们的时候,我会把那些跟我一样不安分的ABCD当成挚友,自以为拍拍手掌就真的能做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很久以后,久到我看着她们一个个地脱离我的世界,淡出我的舞台,才恍然间明白,对于时间和距离这两个概念,作为人,充满了无奈

  于是,我知道,永远不能相信所谓的一成不变。因为世界上根本就没有。

  很久以前,我看着郭小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为陆叙的死难过落泪;看《奋斗》,为米莱的偏执感到难堪。

  很久以后,再看一次,心里难过的却是姚姗姗打林岚时顾小北的无动于衷,甚至护在姚姗姗前面;为米莱的偏执不再感到难堪,而是心疼。

  于是,我知道,一个前前后后的差距,也许久不到一个人的黑发变白,却是一个真正成长的过程。心,在成长,在变化。

  很久以前,听一个朋友说:我这辈子非他不嫁了。

  很久以后,听这个朋友说:绕了一大圈,发现最适合自己的却另有其人。

  于是,我知道,在年少时,我们都做错过什么,终于有这么一天,我也可以放下心中的执念,重新选择。

  很久以前,发生了太多,就像冬天的雪,经过彻骨的寒冷,经过刺心的疼痛,什么也不再。甚至连伤疤,都只是一种奢侈。

  很久以后,我发现我不再拼命寻找那些所谓的过去了,或者是真的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了。或者是真的不想在参与那些刻苦铭心。

  于是,我发现,那些过了太久的事情,慢慢的,就被沉淀了。于是我告诉自己,我还是太年轻,还没遇到能让自己坚持一辈子的东西。

  于是,我说,让我自己,慢慢的体会这个世界的黑暗,人心的叵测。

  于是,我想,只要世界还在,一切就都有机会存在。

  于是,我祈祷,让我一直在需要我的人身边,永远不离开

  很久以前,我会毫不掩饰地大笑,不会去想猜测别人的想法,不会再这里发表这些感叹。

  很久以后,我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别人读不懂的心事。

  很久以后,我终于发现,自己不是停滞不前,只是那些成长,突然就让自己冷了心。

  我不想挣扎在那些从前和以后中。我不想沉浸在得到和失去中。

  所以,我告诉自己,即使世界曾经荒芜如沙漠,即使那些从前曾经让我湿了眼眶红了眼圈,即使岁月的雕刻让我的心棱角不再分明不再清澈,即使年华老去,也要走出过往。

  纪念某某等待的故事。

  纪念一切可纪念的。

  从前的,以后的。

来源:文章阅读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建议与意见 | 新闻发稿排排榜 | 加入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航标灯”网站 版权所有
江苏科技大学地址:中国,江苏,镇江,梦溪路2号
Processed time:1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