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之有理 >> 正文
师生关系说
 
  陈耀群 2012-10-28

        唐代大家韩愈在《师说》中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元代著名的廉政勤政的清官张养浩说:“甚矣,人之不可无教也!生如圣人,犹胥训告,胥教诲,况不能圣人万一者,可忽焉而不务哉?”师生实在是互为教学的主客体。因为人要受教育,所以在学校、家庭和社会教育中,人们存在着正式的或非正式的师生关系。尤其是在现代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高速发展,师生关系已经成为人在社会中不可或缺的关系。
        师生关系的处理,攸关教学的成果,师生相辅相成的发展和成长,甚至关系到个人的前途命运和事业成败。我曾经在研究苏洵和苏轼、苏辙(三苏)成长发展过程中,发现老师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从中得到了一些感悟。为了把问题说得集中些,只以“三苏”中的苏东坡为研究对象。
        苏东坡从少年到青年,正式的老师可算作三位。在初等教育时,苏东坡的老师是一位道士。苏东坡在这位道士心目中是个好学生。苏东坡受到这位老师许多鼓励。
        苏东坡的第二位老师,是一位大官叫张方平,当时在四川成都负责教育、科举考试等事务,大概相当于现在四川省教育厅厅长吧。“三苏”见张方平时,苏洵已经47岁,带着19岁的苏东坡和17岁的苏辙,准备进京应考。当时的大学者,出于以发现和培养人才为己任,对于学子就同自己孩子一般要求严格,使学子们对他有一种敬畏之感,进而以师为表。所以,张方平对苏家二子,视同儿子一般严厉教导,爱护有加。对于苏洵,张方平视为朋友,那时苏洵已著《六国论》。张方平十分器重老苏,想聘他为成都书院教席(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教授吧),而老苏决意要参加殿试。在由皇帝亲自监督的殿试中,“三苏”在眉州来东京的45名考生中,成绩排在前13名。
        苏东坡的第三位老师是欧阳修,同时也是“老苏和苏辙”的老师。“三苏”进京后,老苏去拜见欧阳修。欧阳修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将老苏介绍给了其他显宦。在殿试中,因为苏东坡的文章写得太好,甚至引起了欧阳修怀疑,是不是苏东坡所作,为了不招致别人的疑惑,将苏东坡由头名,降为第二。
古代科举考试,主考官录取一名考生,即表示自己恪尽职守,发现了真才。欧阳修发现了苏东坡这个真才,高兴至极。欧阳修对自己的儿子说:“记着我的话,三十年后,无人谈论老夫,而大谈的是苏东坡。”事实正如欧阳修所料。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一位或几位老师,对一个或一批学生适时地激励或鞭策,对学生成才起着重要的关键性的作用。
        教师对学生应当严格,这是自古以来都不可否认的。但这种严格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应当是以爱为基础的。教师要以父兄的姿态对待学生,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子弟,一开始就用真情对待自己的子弟,子弟是会理解父兄的苦心的。随时关心他们在学习、生活、工作上的困难,引导他们正确认识困难,帮助学生分析困难,克服困难,战胜困难。
        处理好师生关系,只是强调教师这一方面,是不正确的。师生关系中,老师为人师表,要爱学生,要用人格魅力影响学生,赢得学生的尊重。但是,事物是向各自的对立面方向转移或变化的。在一定的程度上,学生的态度有时也占着主导地位。
        学生应当如何对待老师呢?北宋有一个文人叫陆佃,他是王安石的学生。王安石是一个大红大紫的人物,也是在历史上有争议的人物。而陆佃对自己的老师王安石的态度是一贯的。
        《宋史》上记载:北宋人陆佃,“居贫苦学,夜无灯,映月光读书”。他恪守师生之义,被奉为楷模。陆佃曾从师王安石学习经书,熙宁三年(1070年),他进京参加科考,当时王安石总揽朝政,推行新法。王安石以新法问之,陆佃以实相告:新政是好的,但推行起来却不理想,反成扰民之举,青苗法即是。后王安石父子权势更巨,许多人奉之以师礼,以求仕途,而陆佃仍“待之如常”。及至新法失败,朝中清除王安石一党,人多讳言与王之关系,陆佃却在王安石去世时作道场哭泣祭之;在参与修撰的《神宗实录》时,陆佃坚持肯定王安石的成绩。
        陆佃不因老师得势而趋奉向前,曲意迎合,也不因老师失势而背弃讳避、摆脱关系。这合于儒家倡导的尊师重道的传统,因而被后世奉为楷模。
        我想,学生对老师的态度应当有三:一是,要有感恩之心。一个单个人的知识从开端到高深,不是生而知之的,绝大部分还是老师传授的。一般说来,老师对学生不会有坏心眼,只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对学生有些“恨铁不成钢”而带来语重、话狠,甚至过激的行为。学生应当理解老师的苦心。如果心中对老师有感恩之心,一切都是可以谅解的。二是,不要“跟红避黑”。这叫尊师无向背。老师也是平常人,他在社会中也有向上、向下波动的时候。凡是教导过我们的老师,无论如何,师生关系是改变不了的。不要因为老师“红”了,学生就趋炎附势;老师“黑”了,就不认师生关系了,远离讳避。更不可做“落井下石”之事。三是,努力做得更好。老师盼望的是他教的学生有出息,能为国家,为人民做好事,而不做坏事。学生能够学有所成,能够用所学幸福他人和社会,就是对老师辛苦传授知识的最大回报。
        正确处理师生关系,对于学生的成才,对于老师的威信,有着重大的意义。无论是当老师,还是当学生,都是一门大课程。不要以为教师教好自己的课,学生学好老师所教的课就可以了,不懂得正确处理师生关系这门课,教师很难成为学生的表率,学生也很难成为有用的人才。

 
 
其他栏目

Processed time:3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