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一乐父子的蚕桑不了情

父亲培育出优质桑种,儿子送蚕宝宝出国

单位:党办、校办、统战部、档案馆 出处:京江晚报  浏览次数:237 发布时间:2019-07-09

潘一乐今年75岁,是江苏科技大学退休的博士生导师、二级研究员,全国著名的桑树育种专家。儿子潘刚博士毕业于浙江大学,和潘一乐一样学的是蚕桑专业,也在江苏科技大学教书,任副研究员。父子俩都与蚕桑有着解不开的情结,致力于蚕桑科研,并为之付出了大量的心血。父子俩数十年的辛勤科研经历,反映的正是我国科技事业不断取得进步的缩影。

父亲潘一乐:

一辈子的热情都在桑园蚕室

潘一乐走上蚕桑科研之路,或多或少受到父亲的影响,他的父亲潘维德是杭州的一位中学生物老师,在当地口碑相当好,他的母亲则是一位小学老师,加上儿子潘刚,一家三代,四人以教书育人为业。“父母给我起名‘一乐’,就是表达做人‘善乐’的意思。父亲做人乐观向上,是我的榜样和楷模。他不但书教得好,而且注重培养年轻教师,接济贫困学生也毫不吝惜。虽然已去世多年,但不少人还记得他,”潘一乐向记者介绍自己的父亲,言语中不无自豪。

潘一乐1961年考取浙江农业大学(现并入浙江大学),大学学的是蚕桑专业,毕业后,分配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蚕业研究所(2001年并入江苏科技大学)。数十年来,他的足迹踏遍海内外,只为培育出优质桑种。潘一乐和同事们培育出了多个新品种,其中桑树一代的杂交品种“丰驰桑”,能抗病丰产的桑品种“育2号”,早生的桑品种“育151”“育237”和优质高产桑品种“育71-1”等都成了全优的桑树品种,推广后取得很大效益,他为此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项奖励,并获得了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文革’期间,科研工作整整停顿了十年,我那时还有过做门卫、在食堂的经历;‘文革’后,大家争分夺秒地把此前的损失补回来。在实验室开展着紧跟国内外科学前沿的、生产上急需解决的课题项目,进行夜以继日的试验研究,或者和国内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联合攻关,桑园、蚕室都留下了科技人员的汗水,”潘一乐说,例如抗桑黄化型萎缩病的攻克,就是蚕研所科技人员联合了包括中科院的研究所在内的全国十多家科研、生产单位,从病原的研究到防治,足足花了20余年才得以解决。

为了让古老的蚕丝行业在新时代再放异彩,潘一乐提出了“栽桑养人,走健康之路”的新思路,发展饲料桑,用桑叶作为家禽家畜的饲料,发展果桑,用以鲜食或加工果酒、果醋等饮料。他先后在新疆吐鲁番、浙江金华和重庆潼南,指导当地农民建立了2000余亩的果桑基地,在内蒙古、宁夏、江苏等地建立了4000余亩的饲料桑基地,培训农民骨干500多人次,取得了良好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潘一乐还担任本科教学和研究生院督导组专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蚕业科技人才。在他培养的博士生中,如今已有一名学生成为博士生导师,还有一名学生已成为了农业农村部的岗位科学家。

潘一乐还曾担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和两届市政协委员、担任过九三学社镇江市委第五届委员会主委、第五届市政协副主席。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么多年,他提的建议、提案不计其数,最多的是关乎农业科技的。潘一乐对记者说:“我是农业科技工作者,从我当选代表开始,就关心‘三农’,所以从担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起,就开始建议了,15年期间几乎年年都提与农业农村相关的建议。”

如今,已经退休的潘一乐并没有闲着,他还在继续研究着陪伴他一辈子的桑树。他说,桑树一身都是宝,桑叶可以喂蚕,也可以食用,还有药用的价值。桑树综合利用的前途大得很,至于蚕茧的综合利用更是前景广阔。

儿子潘刚:

帮助蚕宝宝安家非洲

潘刚走上蚕桑科研之路,同样与爷爷潘维德的教育不无关系。潘刚是在杭州上的小学,跟爷爷奶奶生活。他说:“爷爷退休了还乐于帮助学校的生物老师,他们喜欢到我爷爷家里要教学材料,爷爷会帮助他们采集标本。我们家靠植物园比较近,爷爷还喜欢带我到植物园游玩。”

后来,潘刚到了父亲工作的蚕研所生活,“小时候,蚕研所满是桑树,我从小就在桑园中玩耍,”潘刚说,他真正对桑树有认识还是在读研究生期间,那时在南京林业大学,学的是林木遗传育种专业,常做嫁接、扦插。这和他小时候在蚕研所见到的桑树繁殖相似。而且,他感觉桑树比自己先前研究的马褂木“更有做头”。后来,他又到了美国,做桑树转基因、花生转基因。

相比于父亲那时候的科研条件,潘刚所处的科研环境要好得多。“以前是高档设备仪器根本不敢进门,现在很多设备都有专项来保障,比如资源圃专项1000万元,农业农村部检测中心专项2000万元,”潘刚向记者介绍,科研组里添置了超低温冰箱、荧光倒置显微镜,就连小小的手套,也从4分钱一副的PE手套,“升级”成了乳胶手套。潘一乐退休前所在的桑资源和育种课题组,当时年经费仅20万元,而现在增加到了100万元。

科研条件好了,蚕宝宝也有能力走得更远、帮助更多的人。2012年,埃塞俄比亚农业部和我国商务部有个支教项目,需要派专家去埃塞。分管对外交流的副所长李农找到潘刚,希望他到神秘的非洲去体验体验,并能有所成果。

潘刚初到埃塞俄比亚,大家都持怀疑态度,他能养好蚕吗?因为之前印度专家来过,他们并没有带领当地技术人员养好蚕。潘刚于是就跟他们进行一个养蚕比赛。当地技术人员带工人养一组蚕,潘刚带工人养一组蚕。对方特地把蚕病高发的蚕房分配给了潘刚。潘刚组织工人仔细彻底地把蚕房清洁消毒,为了买生石灰,潘刚还问了很多人,跑了很多地方,终于在离学校20多公里的镇上找到生石灰。制作新鲜石灰粉时,当地人很好奇,当生石灰块在桶里碰到水时,水顿时沸腾了,生石灰块崩裂,他们第一次看到,直呼好神奇。潘刚带去的江苏科技大学家蚕品种野三元食性好,长得壮,蚕体黑色,结的茧又大又白。那次养蚕比赛后,埃塞人彻底服了这位来自中国的专家。

埃塞俄比亚生产物资缺乏,潘刚还用当地材料建蚕棚、做蚕具,实践中获得较好的效果。时任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解晓岩和埃塞俄比亚农业部畜牧司司长看了之后,非常高兴。潘刚在埃塞俄比亚待了7个月,直到后来该项目由其他专家接替继续进行。

去年4月,吴江的两家企业邀请潘刚一同去了埃塞俄比亚,和中国在埃塞的企业以及投资商、政府官员交流。今年埃塞驻沪总领事馆发来技术需求函,希望江科大能给他们的技术需求提供支持或技术转移,目前江科大已正式回应,有望达成合作。潘刚也盼望着能再次走出国门,为埃塞俄比亚人民提供蚕桑生产方面的技术服务。

合作有望得到延伸。在潘一乐从事的桑树科研行业上,潘刚也在继续着父亲的事业。最近,潘刚刚刚收到原美国访问研究室教授的邮件,他们对桑树起美白功效的成分很感兴趣,希望能在一起做点机理研究,这次潘刚的合作又要拓展到美国去了。虽然现在中美在贸易上还有分歧,但是合作毕竟是永恒的话题。

(记者 孙霞)

京江晚报 2019年7月9日 A03版·我家70年 专版

http://szb.jsw.com.cn/JJWB/PC/layout/201907/09/node_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