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深远海 积极拥抱大海工

单位:宣传部、法制办公室 出处:中国船舶报  浏览次数:1043 发布时间:2019-06-12

近期,全球经济增速普遍放缓,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在此背景下,海洋工程装备产业未来发展形势如何成为业界普遍关注的话题。对此,本报记者专访了长期从事海工装备与船舶产业研究的江苏科技大学深蓝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教授陶永宏。在采访过程中,陶永宏提出了发展“大海工”的设想,并就大海工装备及其产业的界定、产业链构成,以及我国发展大海工装备产业的可行性作了阐述。本期海洋工程版特刊发此次采访稿件,供业界学习探讨。——编者

近年来,受国际石油价格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国际海洋工程装备产业一直处于极端低迷的状态。2018年,随着国际石油价格稳步上升,全球海工装备运营市场逐步呈现出温和复苏态势,海工装备利用率有所提升,我国海工装备产业也加快了“去库存”进程。虽然国内海工装备产业在缓解产能矛盾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但面对的库存压力依旧不小,加上近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产业的下一步发展前景依然不是很明朗。对此,江苏科技大学深蓝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教授陶永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当前的形势下,我国海工装备产业要更好地走向深远海,必须关注大海工装备产业发展。

突破传统认知

海工装备“家族”不断壮大

21世纪是海洋世纪。海洋被称为地球最后的资源宝库,开发海洋资源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随着人类逐步走向深远海,持续开发海洋新资源,促使海工装备需要不断更新升级,海工装备“家族”不断壮大,装备范畴也逐渐扩大。

“当前,一提起海工装备,很多人仍然停留在对传统海洋油气开采装备(海洋油气开采平台、海上油气处理装置及各类海工船)的认知上,因此,为了人们更直观地把握海工装备及其产业的全貌,我们提出了大海工装备及其产业。”陶永宏表示,近年来,海上风力发电装备、海洋牧场平台装备、深远海养殖装备、海洋能(潮汐能、波浪能等)发电装备、海水淡化装备、海上核电装备、海上大型浮式结构装置、岛礁建设及近岸工程装备等新型海工装备不断涌现,就是最好的例证。

不过,陶永宏也指出,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大海工装备“家族”远不止现有的海工装备类别,未来,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将会有更多种类的海工装备产生和实现运用。因此,大海工装备产业还有一个不断壮大的过程,要用动态和发展的视角去认识大海工装备及其产业。同时,政府和业内人士及相关企业要高度重视和关注大海工装备及其产业的发展,不断走向深远海。

打造增长极

新兴海工市场前景可期

海洋经济的发展需要大海工装备产业的支撑。大海工装备产业包括传统海工装备产业和新兴海工装备产业,涵盖各类海工装备制造产业、海工装备配套产业及海工装备生产性服务业。

“虽然近年来我国海洋经济保持高速增长,但是依然面临着产业结构不合理、开发层次较低的问题,未来亟待培育和发展海洋生物产业、海水养殖业、海水淡化业以及海洋能利用业等新兴海洋产业,以提升我国海洋经济发展水平。”陶永宏表示,海洋强国战略已经成为国家层面的发展战略,海洋经济是我国经济领域未来主要的经济增长极之一。

大海工装备产业具有知识密集、技术密集、资本密集、物资资源消耗少、成长潜力大、综合效益好等特点,但同时也存在高投入、高收益、高技术、高风险等特征。陶永宏表示,大海洋工程装备是典型的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处于海洋产业链的高端。就高技术而言,大海工装备对技术要求非常高,其系统集成度高,工序比较复杂,建造进度不易控制,这就要求企业必须具有很高的技术水平。

“虽然传统海工装备产业需求近期陷入低迷,但是长远来看,海洋油气装备市场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特别是在深远海油气资源开采方面,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非油气功能海工装备的订单增多、增长稳定,对海工装备产业的稳定起到重要的作用。”陶永宏说,随着人类走向深远海,要开发利用海洋新资源,就需要新兴海工装备作支撑,这使得新兴海工装备市场不断得到拓展。近年来,海上风电装备及其配套设备、海上核电装备及其配套设备、大型深远海养殖装备及其配套设备均保持着高速度发展。因此,作为为开发海洋资源提供装备保障的新兴海工装备产业发展前景广阔,潜力巨大。

延伸产业链

提升大海工装备配套能力

从产业链角度来说,大海工装备可以分成设计、制造、安装和维护四大主要业务领域。其中,设计领域包括工程设计、海工装备设计和其他海上设施设计;制造领域包括海工装备制造、海工配套制造和其他海上设施的建造;安装领域是指利用海工船舶和其他工具对海工装备或其他海上设施进行海上固定和装配的过程;维护领域是指对海工产品进行检测、保养、维修、拆除和改造,包括码头维护和海上海工装备维护两种方式,一般来说,对勘探开发装置和工程施工装备采取码头维护,对生产装备和其他海上设施采取海上维护。

陶永宏认为,传统海工装备产业链是指以传统海工装备制造业、配套业及相关服务性产业为核心构成的相对完整、层次分明的产业链条。因每类海工装备核心功能不同,尤其是新兴海工装备的具体用途不同、核心功能差异巨大,大海工装备产业链很难统一说明。不过,他也指出,任何一类海工装备,其核心功能都是通过核心配套设备来实现的。因此,大海工装备的研制离不开核心配套设备的研制,而且,核心配套设备的技术含量和制造工艺往往还要高于海工装备结构体本身的技术含量和制造工艺。

“当前,海工产业的共性问题在于海工装备制造强于配套,也强于基础研究,配套能力不足不只体现在传统油气开采平台装备中,深远海装备的配套能力更弱,新兴海工装备的配套能力也很弱。”陶永宏表示,大海工装备产业链不仅要装备好,更要配套强。当前,我国在近海海工装备的配套设备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涉及深远海装备和新兴海工装备的关键设备的配套能力严重不足,与当前先进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快人一步

五大对策支撑江苏走向深蓝

“就全球而言,走向深远海,优先获取地球留给人类最大、最后的资源宝库,是各国现代海洋经济发展战略的主线;就全国而言,江苏率先走向深远海,就能获得开发深远海资源宝库的优先权;就现代海洋经济本身而言,对传统的海洋资源禀赋的依赖度越来越小,更多地依赖于先进的海洋装备和海洋科学技术。因此,走向深远海,谋求大发展,优先发展大海工装备产业,应该成为江苏省发展现代海洋经济的优先发展战略之一。”陶永宏提出了他对江苏发展大海工装备及其产业的看法。

2012年,江苏省委、省政府从战略高度把海工装备产业作为全省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推进,大海工装备产业步入快速发展轨道。一方面,骨干企业支柱作用优势显著,已有5家企业进入海工平台总装领域,并接获了海工平台订单,交付产品基本覆盖从近海到深海的所有种类。其中,“深海高稳性圆筒型钻探储油平台的关键设计与制造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蛟龙号”7000米载人潜水器成功海试,这都表明江苏省在深海产品和主流产品的优势正逐步形成。另一方面,江苏省建成了一批高水平的海工装备基础设施,形成了以南通为核心的苏中海洋工程装备建造基地,通过采取差异化竞争和区域间错位发展,取得了显著的基地规模效应、区域聚集效应。此外,江苏省海工配套产业也得到协调发展。近年来,江苏省依托骨干企业,加强配套合作,延伸产业链条,重点扶持了一批关键配套设备的研发生产,关键海工配套设备市场逐步扩大。

陶永宏指出,江苏省发展大海工装备产业具有一定的产业优势——经济基础非常雄厚、第一造船大省地位牢固、海工装备产业基础优良,但同时也存在一些先天不足的因素。首先,产品研发设计能力较弱,与美国、挪威、法国等强国相比,江苏省海工装备研发设计能力弱,核心技术依赖国外。除南通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等少数骨干企业具备一定研发能力外,多数海工企业还是“借船出海”,海工装备的基础设计基本上从国外引进。其次,海工配套生产能力不强。目前世界海工装备核心配套产品的研发、设计和生产均被欧洲发达国家少数企业垄断,江苏省海工配套能力严重不足,仅能够生产少部分低端配套设备及系泊链等结构类配套产品。最后,还未形成海工装备产业链。江苏省海工装备产业链尚在构建阶段,虽然在海洋工程船、海洋系泊链、自升式海洋石油钻井平台等产业链方面有较好的基础,但总体而言,只能负责整个产业链的一小部分的亚产业链或关键产品,很多方面(如安装、维护)基本还是空白;海工生产性服务业中仅拥有少数几个类别产品的设计能力,检测设备、检验认证工作等基本依赖国外公司。

“江苏率先走向深远海,将更多依赖于先进的海洋装备和海洋科学技术,建议支持优秀海工装备企业在产业洗牌中脱颖而出。” 陶永宏对江苏省大海工装备产业的发展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稳定油气海工产业,做大海洋石油平台,做强海洋工程船,做精海工模块;二是拓展新兴海工产业,鼓励新型海洋资源开发装备及其配套设备、海上大型浮式结构物等的研发;三是发展海工配套产业,做大海工配套产业,做长海工配套产业链;四是推动科技创新和技术服务,扶持海工研发与技术服务企业建设,构筑海工技术服务共享平台;五是谋划布局涉海高等教育学科专业,以江苏科大和江苏海洋大学为重点,形成完整的学科专业教育体系。
中国船舶报 2019年6月12日 3版·海洋工程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