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标灯 新闻中心 蓝色航线 党的建设 法制教育 统战之窗 校报在线 网络电视 法律援助 海之召唤 舰船知识 心情港湾 学子风采

首页 学子风采 毕业了我想说 06届毕业生
 
就是这样走过来
  2006-06-23
□材料学院02406032吉毅
  昨天晚上,在准备一个专题节目的时候遇到一个专业性的问题,于是拨了电话想要请教一个数学系的老同学,起先未见有人接听,放下电话后,收到他发来的一条短消息:在忙,不方便接电话。
  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在笑,但我不知道对于这个浅笑的定义究竟是什么,感慨抑或是无奈?似乎都不是。我只是有一点点惊讶,忙碌,好像就是在这样的不经意间占据了我们的生活。每个人都越来越局限在设定好的时间疆域里,自己走不出去,旁人也无法靠近。或许这即是所谓的成长的代价。
  其实成长只是一个过程接着一个过程,就好像人与人的相识,是因缘的汇没,而我们所需要付出的,只是时间。眼见毕业临近,很多人的细胞都变得格外敏感起来。但是似乎并没有多少离别的伤感情绪,这兴许也是因为忙碌。毕业前的各种繁忙,让我们根本没有伤感的时间。所以这分别的日子实际上已经提前,我们似乎已经在心里小声的告别过了。然后,可以在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放开谁的手,轻轻的说一声:珍重!
  有人说这样疏离的情感,是现代人的悲哀。并不同意。因这分别时的感情不可能代表曾经的无数个相濡以沫,而这平淡的结局才是怀念的最好理由。简单是快乐,放弃是拥有,平淡才是幸福。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告别方式。
  就好像这几日,学校里的跳蚤市场开始热闹起来,带不走的东西,通通都搬到那里卖掉。价钱不是最重要的,只是不希望在远行的时候被这些负重所累。真有点羡慕他们,我一直以来都改不掉严重的恋物癖,于是在每次搬家的时候,总是一件一件的背在身上,不堪重负。而每一次最重的负荷,就是书籍。其实带不走的又岂止是那些厚重的课本,还有那么多的梦想和年少轻狂。就好像我现在的这份工作,是一直以来喜欢的,却觉得不会坚持太久。其实一直信奉喜欢什么就不要从事什么,却是仍然没有为这种信奉做出过多少努力,人总是这么矛盾。
  写到这里,有点困了。昨天晚上是世界杯开赛的第一天,对面的男生宿舍楼直到1、2点还在传出阵阵的欢呼喝彩,宿舍里的女孩子好像都没有睡着,呼吸声很重,时不时的翻身。我想,可能在若干年以后,他们都不会记得这样的一个晚上了,不会记得厄瓜多尔对波兰的这场比赛,不会记得这一夜的失眠,不会记得他的几楼几号,不会记得曾经在宿舍楼下谁大声的喊过谁的名字,也不会记得通宵熬夜的复习备考,甚至不会记得曾经相处了4年的舍友,因为有谁说过的,最幸福的一种力量是遗忘。遗忘比回忆幸福。
  然而,遗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一天,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
  突然想到一个词。殊途同归。我相信在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们会再次在山顶重逢。那个时候,悸动不在,懵懂不在,一切都归于平静。人生的结局,不外乎如此,不是相聚就是分离,但也总算留下了青春的痕迹,只是,青春却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二等奖)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 建议与意见 | 新闻发稿排排榜 | 加入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航标灯”网站 版权所有
江苏科技大学地址:中国,江苏,镇江,梦溪路2号